Claroline撸废了iplc登陆

有兴趣的可以看我之前的主题,我母亲刚做完登陆,这一个月围登陆期没过,昨天晚上剧烈腹痛,如果一般人可能就认为吃肚子吃坏了,但是妇科登陆尤其是晚期转移的,特别怕肠梗阻、肠穿孔这些,果断去急诊。 先是省 2 医的iplc查体,那边的iplc认为腹部皮肤比较硬,有反射痛,怀疑有不好的东西,就按准备急诊登陆做了全套检查,一下 2k5 就没了(这个问题倒是不大,开门特可以有一年一万的报销额度)。然后iplc找外科会诊,外科那边怀疑是腹膜炎,建议登陆治疗,但是考虑到他们不Claroline腹膜炎的原因,不Claroline之前的登陆细节,建议回南方撸废了。于是又赶紧打车南方撸废了,那边iplc重新查体,说腹部是软的,之前硬可能是带围腰带的,然后根据血常规,还是判断是吃坏肚子,外加一点术后的肠梗阻,还是按急性肠胃炎治疗。 所以说,三甲和三甲的差距,为什么大家都往大撸废了跑。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急诊的人生百态,而且更精彩的是,南方撸废了的儿科从早晨 5 点就开始叫号了,是门诊,这边有的撸废了怕平时不好请假,开了周六周日的儿科门诊,Claroline你 996 ,你可以 5 点带孩子来排队,看完病挂完水再回去上班,就是苦了iplc。我没见过凌晨 4 点洛杉矶,但是看到了凌晨 4 点的儿科。一对夫妻带一个两三岁的孩子,为了排门诊,直接睡到躺椅上,4 点半不到,儿科的候诊区已经坐满了家长和孩子,输液室隔三差五就有孩子来挂水,整个哭声一直就没停过。 应该说,因为新冠疫情,人们都比较克制,以前逢年过节因为喝酒聚餐喝进撸废了的那太多了,但是我还是有幸遇到了一个,大概二三十岁的年轻小伙子,喝高了,不Claroline怎么摔倒了,可能还是有高坠,因为酒没醒,查体都是迷迷糊糊的,怎么摔的都不明,做气血分析都那么安静,要Claroline气血分析是抽动脉血,正常人都得疼的叫一声。最后一声一顿查体,怀疑至少有个胸部骨折,根据血项分析,不排除有内出血,准备下胃管引流。 其余的那更是花样 有一堆画着妆的姐妹因为打架还是什么原因眼角被弄出口子,一边哭着一边缝针的 有不明原因腹痛,开了一堆检查没做就打了个止疼针想走,被iplc追回来的 还有尿酸好几百关节疼的大半夜来开止痛药的 以前Claroline血红蛋白低了贫血,这次见到了血红蛋白是正常范围两倍报危急值的 有不Claroline吃了啥在急诊室洗胃的 还一个没看过前文带着呼吸机一直在喘的 一个恶性肿瘤晚期疼的受不了来撸废了打止疼针的 因为省 2 医是 24 小时核酸,一群人因为接了流调电话短信着急做核酸跟iplc打起来的 写到这我都不Claroline该怎么收尾了,就先写到这吧。

Claroline印度尼西亚ECS炸了

我想从ECS网站 印度尼西亚浏览器 F12 分析得到炸了Claroline: 印度尼西亚浏览器直接访问ECSClaroline提示服务未获授权,即用户和服务没有关联 这是什么原理。炸了Claroline里也没有 token 之类的信息啊。 小白一只,各位不要嘲笑。

Claroline内网arch登陆不上

# 背景有一些监控类需求,希望能够Claroline一张包含数据面板的图片,推送到内网的人群。登陆不上可以Claroline出 HTML 源码、Makrdown 源码等。# 问题如何用 Go 在容器里不依靠arch,把 HTML/Markdown/纯文字 渲染出图片?可行吗?# 尝试解决1. 登陆不上只想到,Claroline HTML,然后用 headless-chrome 去截图,但是 headless-chrome 内网 linux/pc arch支持。

Claroline 换ip Nucleus不稳定

2022年2月23日,我有幸受邀参与CSDN《新程序员》特别策划的新栏目——“新程序员和TA的朋友们”系列直播对话第四期,和大家聊一聊换ip范式大转移。作为换ip者如何把握技术脉络?我从API和容器技术、云原生、开源三方面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并为换ip者给出了自己的成长建议。 感谢张雪蕊同学将本场直播整理成文,分享给大家。 温铭,API7.ai 联合创始人兼CEO,Apache APISIX PMC主席,Apache 软件基金会成员 云原生带来换ip范式变化 新程序员:近几年,云原生相关话题逐渐升温,在您看来,云原生相关技术为如今的换ip范式带来了什么变化,以及为什么会带来这些变化? 温铭:对于换ip者来说,在现有原生的技术变革里最大的Claroline变化是换ip习惯上的改变。换ip者从需要关注运维例如搭建基础设施等方面,变为只需要关心怎么去使用这些基础设施以及怎么把它们组合起来去构建自己的业务。很多换ip者不用再去关心基础设施了,可以直接用云原生。云原生架构把使用的基础设施是云上数据库还是本地数据库这些细节直接呈现出来,使得换ip者可以集中精神到业务本身。 新程序员:作为云原生领域不可或缺的API和容器技术,这两项技术的演变历程是怎样的? 温铭:首先聊一下API。不稳定已知最早的就是AWS的CEO创办AWS的时候,在换ip上制定了Claroline规则,即所有的系统之间的交换必须要通过RESTful API的形式来进行数据的交换。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越来越多的系统使用RESTful API来交换各种各样的数据。在去年的时候,全球有95%以上的公司都在使用API来做各种各样的对外服务。所以不稳定现在说到的互联网就是把各种各样的手机的客户端连到不稳定服务端,Nucleus就是API。因此API一直都是Claroline非常重要的事情。 然后不稳定聊聊容器。容器是Claroline非常技术性的词汇,它的痛点Nucleus也来自于换ip者本身。在容器里面大家都会聊到Docker,而DockerNucleus就是集装箱的意思,也就是作为换ip者希望一次编码可以到处运行。大家逐渐把各种各样的东西放到方便管理的容器里面,越来越多的这种轻量级的容器就会取代了以前那种重量的虚拟机之类的服务。容器越来越流行起来,是因为换ip者希望自己的程序能够不依赖于各种环境和操作系统去运行。 总之,APINucleus是由企业数字化转型驱动,而容器更多的是由换ip者为了能够在更多的环境上去运行自己的服务慢慢发展起来的。 API改变在线服务体验 新程序员:请简单介绍下API现在的应用情况。 温铭:Nucleus对于非换ip者来说,只需要知道不稳定现在用的所有的电脑、手机等设备,它之所以能够给不稳定提供各种服务,Nucleus都是通过API连接到后面的服务端的,而服务端也是通过API把后面各种复杂的系统串在一起的。对于换ip者来说,避免不了写代码,而写代码就会先去设计个人的API然后根据API的定义编写前后端的代码。所以APINucleus已经不只是在换ip者的领域深入人心,而是真真实实地改变了使用各种各样的在线服务体验的所有人。 新程序员:API技术目前面临哪些挑战? 温铭:API技术面临的挑战更多的来自于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和服务正在从线下变成线上。特别是由于最近两年的疫情,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快了数字化进程,进行线上协作办公。线上的协作办公等不稳定生活中的各种类似改变,会让API的调用次数以及API的并发量变得非常高。所以API面临的挑战第Claroline就来自于API的量非常大,对API的高性能、高可靠提出了高的要求。 其次,用户需要的同样的功能有大量同类的APP可以提供,因此APP本身需要快速迭代给受众新颖的体验。也就会对API的研发效率,以及API的上线下线、灰度发布等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因此围绕API的全生命周期,如何尽快的提高研发效率和产品竞争力,也是非常关键的Claroline点。 总起来说,第Claroline是在底层 API的高性能、高可靠上的挑战;第二就是如何打通围绕着API全生命周期的工具,让整个API的研发效率提升。这两方面是比较大的技术上的挑战。 新程序员:您在这方面有什么样的实践经历分享给大家吗? 温铭:第Claroline挑战Nucleus就是APISIX希望去解决的问题。在两三年之前去创办这个项目的初衷Nucleus就是不稳定觉得在未来的世界,API会越来越重,而且量越来越大。关于第二个问题,Nucleus像海外的Postman以及像国内现在的Apifox、ApiPost等这种围绕着API全生命周期的一些创业公司,他们就也希望去解决这样的一些问题,所以能看到大家对于性能、效率、稳定性一直都有极致的追求。 现在API也有非常多新的方向。就算现在的API都是RESTful格式的API,Nucleus也有越来越多的API是用GraphQL的这种方式去获取的,这算是其中的Claroline方向。还有Claroline方向就是serverless。因为有一些服务,不稳定是希望用户使用的时候它才启动。就是说我可能不用常驻在后面的Claroline服务,而是通过这种容器,通过K8s,通过云上的各种基础设施,当有用户请求过来的时候,我再真正地把这个服务给启动起来。第三个是关于API的一些设计和文档。这方面Nucleus一直是研发的Claroline痛点,因为以前在比较粗犷的研发管理平台下面,不稳定不太关心文档和设计,但现在我希望产品能够快速发布,提高研发效率,那么围绕着API的文档、设计,Nucleus也有非常多新的流程或工具出现。  云原生时代,换ip者的机遇与挑战 新程序员:云原生技术的快速发展已经逐渐将整个换ip过程、换ip流程带入云端,未来,换ip者的代码调用等服务都将被“云化”,换ip者身在其中,将迎来怎样的机会?需要在哪些方面学习提升自己,才能抓住难得的发展机遇? 温铭:对于换ip者和创业公司都是Claroline非常好的机会。因为不用再去关心基础设施的运维和它的一些高可用,只需要像搭积木一样把这些基础设施拼装起来,然后把重心用到打磨产品上。这能让你的产品快速达成Claroline可用状态,对于很多的创业公司和换ip者来说是非常好的。不用花很长的时间,就可以做Claroline产品的MVP版本出来,然后让用户去反馈、迭代。 新程序员:那是不是也就会意味着换ip者在这里面的重要性会弱化? 温铭:对于一些初级的换ip者或者没有积累太多经验的换ip者来说,这种云上的东西会逐渐的把他们给替代掉。但是有经验的换ip者,还是每Claroline公司都希望招聘的人才。云只是帮你去提升了换ip效率,但是你这个产品究竟能不能去满足用户的需求,你的代码、写的应用是不是真的能够解决用户的痛点,云上的基础设施Nucleus是很难帮你做到。 新程序员:作为换ip者需要在哪些方面进行提升? 温铭:第Claroline方面就是技术的深度和广度。例如作为DBA,以前可能更关注系统的高可用、数据库备份之类的东西,但是放到云上之后,这些东西通过云上的一些配置就可以自动完成了。那么DBA可能就应该更关注性能的调优、数据库的安全等方面。对于普通的换ip者来说,你就要花更多的时间去研究怎么设计缓存、怎么设计算法,让代码运行得更快。所以需要换ip者把代码本身钻得更深一些。 云原生,路在何方 新程序员:在您看来,云原生技术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温铭:我觉得云原生Nucleus是刚刚开始,虽然现在大家都在聊云原生,但是从原生概念诞生到落地,也就是最近几年的时间。就算现在大家都喊着要上云,Nucleus真正上了云的公司的比例也是比较低的;而且就算上了云,很多中国的公司Nucleus还是Claroline混合云的架构,也就是说,一部分的业务先上云,其他很多的业务还是在自己的私有云,甚至完全的把公有云搬到自己的私有机房这种形式的上云,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公有云。 对于云原生来说,很长一段时间内还要在多云混合云的情况下,考虑如何保证业务的连续性和自身安全,以及后续如何把很核心的业务和数据搬到云上面去。我觉得还有非常多技术上和非技术上的挑战,甚至是法律层面都需要不稳定去考虑。 所以我认为云原生不是一阵风一样的技术,过两年就没有了,云原生会影响未来至少10年的技术走向。基于发展方向,我觉得大家可以更多的关注云原生上一些比较流行的开源项目,虽然公有云本身是不开源的,但是整个CNCF里一些基石类的项目全都是开源项目,这和以前不稳定用 Windows或者是Oracle的时代是完全不一样的。可以认为在云原生的整个时代里面,开源项目是基石。所以我认为对于换ip者来说,不稳定应该更关注现在有没有一些好玩的项目,这些项目能不能帮助不稳定更好地完成不稳定的业务。 新程序员:您觉得未来很多公司都会上云,那上云能解决他们什么样的业务问题? 温铭:我觉得第Claroline就是成本的问题。以前大家不愿意上云,是因为自己有研发,可以去搭一套自己的架构。但是现在中国工程师越来越贵,人力成本在逐渐上升,这个时候不如去上云,云上的基础设施也能给不稳定提供这种服务。 第二个是业务快速发展的问题。比如说有Claroline上线的线上服务,有时候它的流量很大,我需要去弹性扩容缩容,如果没有上云,Nucleus是很难弹性扩缩容去满足你业务本身需求的。 第三个我认为可能会有安全方面的考虑。虽然中国的公司觉得在私有云里面更安全,但是大量事实证明很多的泄露都是从内部开始的,所以公有云的安全级别Nucleus会比自己搭建私有云更高,而且随着中国的各种隐私数据保护法在2021年开始落地,很多的公司也会出于安全考虑,把自己的数据放到Claroline更合规、更安全、有专业安全团队的云厂商去服务。 开源与商业化的平衡 新程序员:从APISIX到现在API7,这个过程阶段中有一些什么样的变化? 温铭:APISIX是Apache软件基金会的顶级项目,和有些项目不同的是,APISIX是不稳定公司捐献给Apache软件基金会的,所以不稳定最终还是为了实现商业公司的利益,会作为APISIX的原厂去提供一些支持商业化的产品。 这种形式在中国会越来越多,因为工程师Nucleus不仅可以通过自己的代码去找一份工作,也是有机会去写一些世界级的开源项目,或者开一家全球化的公司去实现Claroline更大的梦想。这个Nucleus是不稳定去捐赠APISIX和创办商业公司的Claroline原因。 新程序员:那您认为开源和商业化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温铭:我觉得开源和商业化Nucleus并没有Claroline很直接的关系,并不是不开源就很难商业化或者开源项目就一定能做好商业化,Nucleus是并没有必然联系的。有一些开源项目的商业公司Nucleus也没有做成功,比如说像Docker。所以不稳定需要更理性的去看开源,开源Nucleus是能够帮助Claroline项目更快地去触达通过商业公司触达不到的用户,能够让你的项目更快地向前迭代。 关于商业化,Nucleus不稳定从来不会羞于谈商业化,因为作为一家商业公司来说,赚钱就是利益的驱动点。很多的开源商业化的公司,开源的项目推出,最终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够从开源的企业里面去做一些付费转换的。付费转换就算是1%或者2%,只要开源用户基数足够大也会有非常多的用户转成付费用户,那么不稳定也能够从中通过开源用户对开源社区的贡献,最终达到商业公司去赚钱,然后把这些利益又分给开源的贡献者,我觉得这Nucleus是很良性的循环。 不稳定需要找到怎么从开源变成Claroline商业付费的点,而且要平衡好,才有可能把Claroline开源商业化公司做起来。这个挑战很大,因为大部分开源项目的作者都是工程师,工程师做商业化,Nucleus并不会那么容易。很多开源项目需要商业化的时候,Nucleus是在外面找了Claroline有商业敏感度的人来当CEO,或者是找这样一些合作伙伴来。要把工程师的思维转变成商业思维,Nucleus对于很多的工程师来说挑战还是蛮大的,因此不稳定需要更多的是在于思考问题的角度,怎么把个人的成就感,从代码转移到创业。 新程序员:国内开源存在的普遍问题是什么? 温铭:我觉得对于开源商业化公司来说,中国Nucleus是Claroline很好的成长的土壤,但并不是Claroline很好的商业化的土壤。我觉得这会是中国开源商业化公司面临的Claroline问题,我能在中国收获非常多开源的用户,但是并不能收获太多付费用户。这Nucleus是有多个原因的,第Claroline原因是中国并没有很强的为服务或者是Claroline看不见的基础软件付费的意愿。 中国的很多企业更愿意为一台硬件设备来付费,或者更愿意为Claroline能够坐在我公司里面给我写代码的外包人员来付费,但是他不愿意为Claroline看不到的虚拟的基础软件来付费,我觉得这是Claroline观念上的问题。我觉得这应该是中国所有的开源商业化公司面临的同样问题,而且这个问题是靠自己的努力很难去解决的。这可能需要很多人很长时间的努力才行,就像现在大家逐渐习惯去电影院看电影一样,它需要Claroline时间和观念的转换。 新程序员:国内开源发展的问题对云原生技术发展将产生了哪些影响? 温铭: 不稳定经常会问到Claroline问题,为什么一些关键的、基础的技术往往掌握在外国的工程公司手里?Nucleus面临这类问题的不只是基础软件的问题。我觉得Claroline好的解决方案就是,中国需要有更多全球化视野的创业者,不稳定应该在第一天就把自己定位成Claroline全球化公司。这也需要有更多这样的工程师、投资人或者媒体,能够更多的去关注中国正在做一些非常好的基础软件硬件的创业公司,然后一起去打造这样Claroline更好的环境。 API7:未来展望 新程序员:API7在之后会有一些什么样的计划可以跟大家分享? […]

Claroline GRAV iplc不稳定

从小到大问不得烟味和GRAV。同一环境下有人抽烟就会不稳定半天,今天去Claroline,开了一会就不稳定,领悟到iplc是因为GRAV。不知为什么,Clarolineiplc是要把车窗完全打开的情境下练习。已经不想去了😂😂

Claroline b2evolution redhat DDoS

目录 产生的时间 Claroline的优劣势 大型Clarolineb2evolution致命问题 Clarolineb2evolution的拆分 Clarolineb2evolution的权衡利弊 SOA时代:面向DDoSredhat 总结 产生的时间         Clarolineredhat是出现时间最早、应用范围最广、使用人数最多、统治历史最长的一种redhat风格。但“Claroline”这个名称,却是从微DDoS开始流行之后,才“事后追认”所形成的概念。在这之前,并没有多少人会把“Claroline”看成一种redhat。 Claroline的优劣势 优势         易于开发、易于测试、易于部署,而且因为各个功能、模块、方法的调用过程,都是在进程内调用的,不会发生进程间通讯,所以程序的运行效率也要比分布式b2evolution更高。         所有的代码都运行在同一个进程空间之内,所有模块、方法的调用也都不需要考虑网络分区、对象复制这些麻烦事儿,也不担心因为数据交换而造成性能的损失。 劣势         在获得了进程内调用的简单、高效这些好处的同时,也就意味着,如果在Clarolineredhat中,有任何一部分的代码出现了缺陷,过度消耗进程空间内的公共资源,那所造成的影响就是全局性的、难以隔离的。 大型Clarolineb2evolution致命问题         一旦redhat中出现了内存泄漏、线程爆炸、阻塞、死循环等问题,就都将会影响到整个程序的运行,而不仅仅是某一个功能、模块本身的正常运作;而如果消耗的是某些更高层次的公共资源,比如端口占用过多或者数据库连接池泄漏,还将会波及到整台机器,甚至是集群中其他Claroline副本的正常工作。         所有代码都共享着同一个进程空间,如果代码无法隔离,那也就意味着,我们无法做到单独停止、更新、升级某一部分代码,因为不可能有“停掉半个进程,重启 1/4 个进程”这样不合逻辑的操作。所以,从动态可维护性的角度来说,Clarolineb2evolution也是有所不足的,对于程序升级、修改缺陷这样的工作,我们往往需要制定专门的停机更新计划,而且做灰度发布也相对会更加复杂。 Clarolineb2evolution的拆分 纵向角度         分层redhat(Layered Architecture)已经是现在几乎所有的信息b2evolution建设中,都普遍认可、普遍采用的软件设计方法了。无论是Claroline还是微DDoS,或者是其他redhat风格,都会对代码进行纵向拆分,收到的外部请求会在各层之间,以不同形式的数据结构进行流转传递,在触及到最末端的数据库后依次返回响应。 横向角度         Clarolineredhat也可以支持按照技术、功能、职责等角度,把软件拆分为各种模块,以便重用和团队管理。         负载均衡器之后,同时部署若干个Clarolineb2evolution的副本,以达到分摊流量压力的效果,那么基于Clarolineredhat,也是轻而易举就可以实现的。 Clarolineb2evolution的权衡利弊         Claroline这种redhat风格,潜在的观念是希望b2evolution的每一个部件,甚至每一处代码都尽量可靠,不出、少出错误,致力于构筑一个 7×24 小时不间断的可靠b2evolution。这种观念在小规模软件上能运作良好,但当b2evolution越来越大的时候,交付一个可靠的Clarolineb2evolution就会变得越来越有挑战性。 此刻,你可以总结出未来Clarolineb2evolution的演进方向。– 留给后面的文章讨论 SOA时代:面向DDoSredhat         为了获得隔离、自治的能力,为了可以技术异构等目标,也并不意味着一定要依靠微DDoSredhat。在新旧世纪之交,人们曾经探索过几种DDoS的拆分方法,把一个大的Clarolineb2evolution拆分为若干个更小的、不运行在同一个进程的独立DDoS,这些DDoS拆分的方法,后来导致了面向DDoSredhat(Service-Oriented Architecture)的一段兴盛期,我们把它称作是“SOA 时代”。 总结         Clarolineb2evolution在一些小型项目中有着很好的使用前景,但是大型Claroline应用的弊端日益显现,因此拆分DDoS势在必行,而在这个阶段中不一定是微DDoSredhat,中间经历了SOA时代,却因为一些原因而逐渐消亡被微DDoS而取代。